法国南部的普洛旺斯省(Provence)是一个集聚了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的地方,从地理位置来看,似乎有点难以想象,因为这个地方离开巴黎很远,离开意大利的米兰倒比较近,为什么那么多重要的艺术家,好像毕加索、马蒂斯、梵高、高更、伯纳德等等,都要在这里定居,并且有些人在这里工作、创作了一辈子,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大城市,马赛仅仅是个工业和港口,嘎纳当时还默默无名,尼斯是个很好的度假胜地,但是却很小,基本没有艺术市场,蒙迪卡罗是个赌城,并不适宜艺术家。

说来也难以相信,这里不但是20世纪初期欧洲现代艺术的重要摇篮,是世界最重要的现代艺术家集中的地方,并且也是21世纪法国当代艺术家的一个重要的集聚中心,法国人说法国当代艺术和这里分不开。我想主要的原因是人文条件和气候条件,吸引了大量的精英艺术家到这里,慢慢形成社区氛围,一旦这个氛围浓郁得足够了,你就没有办法把它再打散了。艺术商、艺术代理人、艺术收藏家也都知道这里有这么多一流的艺术家,因此趋之若骛,这里逐渐成为一个中心,是用了一百年以上的时间的。

对普洛旺斯的最大误解是认为普洛旺斯是一个风格统一的地区,其实这里有山有海,内外景观、人文氛围截然不同,绝对没有一个统一的普洛旺斯,风格的多元化是吸引艺术家集聚的重要因素。

普洛旺斯省分成六个不同的区域,从东到西边,150英里,大约250公里左右,从南到北大约是100公里,并不是很大的一个省。但是因为南面是地中海,面临最东是摩纳哥,最西就是马赛,最南是土伦,最北是阿尔卑斯上普洛旺斯省,包括的地区在最东是滨海阿尔卑斯( Alpe-Maritimes),这个地区的南部有三个重要的城市,就是蒙通( Menton)、蒙迪卡罗和最著名的尼斯了;向西走,过来是瓦尔(Var),瓦尔沿海有几个比较出名的城市,包括圣拉斐尔( Saint-Raphael)、圣托佩兹(Saint-Tropez)和比较大的土伦( Toulon ),这里内陆的山区有许多很精彩的小城镇,包括德拉桂南( Draguignan)等等;瓦尔的北面就是阿尔卑斯上普洛旺斯( Alpes-de-Haute-Pronvence),这里山势比较陡峭,因此城镇的密度相对低一些,再西靠海是罗恩河波什( Bouches-du-Rhone),这里南部滨海是马赛,最著名的却是中部的一个小城,叫普洛旺斯阿克斯( Aix-en-Pronvence),原因是大画家保罗.塞尚一直在这里工作和生活,特别是他晚年出现了早期立体主义形式的风景作品,基本都在这里完成的;这个地区的最西面,靠着罗恩河有个小镇,叫阿尔,是梵高居住和工作的地方,因此也吸引了不少人去参观;在这个地区的北面是瓦克鲁斯(Vaucluse),这里是艺术家集聚最多的地方,有条河流叫库仑河( Coulon)从东到西贯穿这个地区,沿河全部是小镇,基本都是艺术家的集中居住点,包括Oppede-leVieux, Menerbes, Gordes,Pont Julien,Lacoste,Apt,Roussillon,Fort de Buoux等等;再西就是加德( Gard)地区,加德的中心城市是尼姆( Nimes),这里已经很难算是普洛旺斯地区了。

要了解这个地区的现代艺术,往往在世界最大的博物馆就可以看到,因为塞尚、梵高、马蒂斯这些人实在太出名了,走到那里都可以看到他们的作品的。

我最近在尼斯的艺术博物馆看了一个展览,倒是有点吃惊,那是一个叫做“普洛旺斯的风景绘画”的展览,这个集中展出在这个地区工作过的现代艺术大师的风景绘画作品,其中有好多作品是我以前所没有见过的,非常精彩,也使我更加了解这个地区在现代艺术中的作用。

尼斯的艺术博物馆原来是一个乌克兰的公主科楚别丽(Princess Kotchubey)的豪华住宅里,收藏品主要是19到20世纪的现代艺术,包括一些非常重要的艺术家的作品,好像波丁(Boudin)、齐姆(Ziem)、罗诺阿(Renoir)、莫奈(Monet)、拉法利(Raffaelli)等等。雕塑部分也很精彩,包括好像卡伯克斯(J. B. Carpeaux)、鲁德(Rude)、罗丹(Rodin)这些大师的作品。绝大部分属于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the Second Empire)、二十时期初期,也就是他们习惯称为“黄金时期”(Belle Epoque)的作品。这两个时期是现代艺术开始萌芽、发展和成熟的时期,因此,虽然博物馆不大,其实浓缩的展示了现代艺术的发生历程,是一个很好的博物馆。

尼斯艺术博物馆在尼斯的包米德路33号(33 Avenue des Baumettes),门口有好多路公共汽车站,星期一休息之外每天都开放,门票我记得好像是4欧元。博物馆有个网站的,我记下来,是www.musee-beaux-arts-nice.org,如果去以前可以查查有什麽临时展览在举办。

这个风景画展览规模之大,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习惯看大城市的大展览,因此来以前心里总是觉得这种中等城市不会有什么了不得的展览的。去以前有个法国艺术家朋友告诉我:如果去看这个风景画展览起码要准备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我当时还觉得他有点言过其实,等到了那里,才知道对我来讲,三小时肯定是不够的。

这种展览中塞尚的作品占了相当大的一个部分,我们知道他后半生基本都在普洛旺斯创作,作品相当多。对于我自己来说,塞尚是这个展览的高潮,是最好的,虽然很多人挤着看梵高的作品,我还是喜欢塞尚的画,因为他的确捕捉到了普洛旺斯的精神,并且开拓了立体主义的一个巨大的发展方向。塞尚在这里有两张很大的风景画,一张是蓝色调子的,另一张是棕黄色调子的,很主观,但是非常强有力,并且抢眼。我就站在那里看了又看,从城堡里面看外面的森林,蓝色和黄色是补色,从前的画家很忌讳用补色,因为对抗性太强烈了,而塞尚就这样用,并且用得极为自如,流畅,没有我们在城堡里往往习惯看见的黑色、灰色,不强调明暗,而强调色彩的对比,非常新颖。塞尚特有的那种立体化的笔触,非常有节奏,他画的很薄,有些画就是浅浅的一层色彩而已,不像莫奈的作品,一层又一层,很凝重,而他的作品,虽然表现的是凝重的岩石、山脉、森林,但是笔触和色彩轻松而流畅,的确很精彩。他喜欢用不同对的补色,红色对绿色,黄色对紫色和蓝色,这类处理处处可见,形成他自己很特殊的风格。

塞尚曾经讲过:我们和自然的接触,即获得一种训练,但我们却只有靠了专心一意的钻研,才能将混乱的视觉纳入秩序。所以说,艺术即以人的感觉,通过视觉的确立,所完成的一种“结构”之理论……。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一直是在探索一种结构理论的,而这种结构,就是后来立体主义的基础。

塞尚晚年继续创作,他曾经说过:“终我一生都在努力地探讨大自然的奥秘。但我的进步是那样的慢,如今我又老又病,所以我活着的惟一可能与意义,也无非是誓以绘画而亡罢了!”他真是做到画到老,画的自己生命最后一息。

我在纽约、巴黎、伦敦、洛杉矶的好多博物馆中看到过他在普洛旺斯画的这类风景画,但是如此庞大规模的集中展览却从来没有看见过,因此感觉非常震撼。

梵高自然是很吸引人注意的一个画家,他在这里住过好久,在这里画出自己一系列最著名的作品,黄色特别多,他是钟爱黄色的,据说是一种心理病态的反映。他的作品往往是困惑的,虽然色彩强烈,笔触有力,表现的却是一个不宁静的、不清晰的心态。

尼斯艺术博物馆的这个“普洛旺斯风景画展”,是我去看这里小镇中的现代艺术的开始,好像一个引子,一个序曲,很完整,很壮观,你知道你将走进的是一个更加富丽堂皇的殿堂,那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