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沃特森

艾玛·沃特森

去年(2006),有天晚上,一群朋友请我去个酒吧聊天,虽然包房里面有卡拉OK,我们这群人大概都过了唱歌的年龄,就清谈。我看见6、7个大概30多岁的职业女性挤在一边唧唧喳喳的谈什么,看见我都问我要新出的书。这些女人基本都是有不错的职业的,从事媒体的、设计时装的,或者是广告人,穿着入时,并且周游列国,个个有车有房,他们叫我参加他们的聊天,我走过去,开玩笑说:你们中间有谁能帮我介绍个“怨妇”啊?我就想找个独身的“怨妇”聊聊天,没想到 “唰”的一声,那6、7个女性全都举手,吓我一跳。细细看看,其中单身的居然超过半数。独身比例如此之高,真是时代不同啦!

如果20年前,有个职业妇女是独身的,肯定是有问题的,不是老公给镇压了,就是自己有些变态。那个时候,24、5岁如果还没有找到“主”,不说自己,家里人都慌了。好像女当嫁是天经地义一样。现在情况变了,独身女性越来越多,我打交道的朋友中,独身女性总有几十个,从20来岁已经铁了要独身的极端份子,到50来岁也没有嫁的中老年妇女都有。我的一个姑母,50年前从香港来的钢琴家,在美国一家名牌大学当音乐学院院长多年,从未婚嫁,三个不嫁的女教授住一栋大房子,我看她们都开心得很,这种情况在西方现在普遍得很,是妇权鼎盛呢,还是女人出嫁越来越困难呢?我都说不上来。

广东顺德地方曾经流行“自梳”,女性自己开脸之后,终身不嫁,我小时的保姆“云姐”就是这样一个“自梳女”。据说其中自然好多是守身如玉的,不过性要求总规存在,因此据说同性的不少。自梳制度已经消亡,现在还有几个80多岁的老太太尚存,住在村子里的养老院里,共度余年。

我在美国的一个设计学院教书20年了,因为是理论系,因此全部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博士一堆堆的,其实女性一半,其中独身的又占一多半。有几个是妇权份子,不用说找男人嫁,就是谈到男人就咬牙切齿的极端妇权者有几个,一个最极端的叫珍妮的,此人见男教授都不打招呼的,我和他同事20年,前后没有讲过十句话,因此我看见她就知趣的走开,省得自讨没趣。另外一个叫玛丽的女博士,是小有名气的艺术心理学家,模样好看,像中年时候的珍.芳达,很有气质,也不讨厌男性,曾经有个男人,离异了,好多年来,也没有少见她去比华利、好莱坞那些名餐馆、酒吧,但是没见她有个固定的男朋友,可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精神压力好像总是很大,几年前不知道为什么,从自己在好莱坞的那栋14层住宅跳下去,死了。珍妮在教员餐会上咬牙切齿的骂这个自杀的玛丽,好像在骂叛徒一样。我们一群男教授都觉得心寒:人家尸骨未寒,就咒人家,不地道,但是没人敢答她的茬。

西方高级知识分子女性独身的多,好像比较常见,不是不想嫁,而是不容易找到自己满意的男人。国内现在独身女性也越来越多,和西方接轨了。

在我看,独身女性之所以选择独身,总是有几个可能性:其一是高不成、低不就,错过时机,这类其实不是不想有个伴,不是仇恨男人,而是找不到合适的;因为生理原因,女性年龄大了,找合适的男的不容易,而大凡学历高的,职业好的,总不希望找个学历低的、职业不好的做伴侣;不是男人死绝了,而是适合这类高学位、高职业技能的女性的男性不多,其实中国还是个男多女少的大国,这类女性,其实依然在寻找对象,不过越来越难实现自己的目的就是了;其二,是离异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加谨慎;摸索前进,困难重重,因为女性“再蘸”就好像价值低了一样;社会成熟了,女性也认为“再蘸”的男性不是那么真实,总有点怕怕;

其三,是女强人-事业型那类,自己忙得两头不见天日,谈何恋爱?女强人中间,独身的多半这类,因为恋爱太花时间,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找,到成功之后,谨慎小心,因为无法搞清楚男人是爱她还是爱她的钱了;没有时间泡到水落石出的了解程度,因此干脆算了;第四类,自然是性取向不同,女性中同性恋比例不比男人的低,不过社会对女性同性恋比较宽容,就是是姊妹一样亲而已,不会称她们是“同志”的,在街上,两个女性勾肩搭背,没人注意,但如果一对男的如此,背后马上来句“gay佬”啦!

选择独身,我看好像是一个社会越来越发达的社会走向,斯勘迪纳维亚国家同居、独身人口几乎占了全人口一半,喜欢大家住一块儿,不喜欢就分手,来去自由,也是个方法。因此,独身倒成了保持机动性的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