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受之个人回忆录,我与设计2

王受之

王受之

71年开始,这个我们的这些在农村劳动的,所谓知识青年呢,当时里面开始有一种骚动啊,也就是说有了可能回城的希望,我这里,要稍微给大家讲讲有几个概念,我在以后未来也会和大家在概念问题上说和大家去谈一谈,一个概念就是知识青年,大概指的是哪些人,那我想文化革命里面的开始就1966年开始,当时的那些中学生基本上就是知识青年的核心力量,那个大学生不算啊,主要是中学生,小学生们年纪太小也谈不上,所以所谓知识青年就是1966年高中三年级毕业的那一部分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呃,快要结束啊,就1976年左右的这些断断续续毕业。

这些知识青年呢,当时都是要下乡劳动,但是这里面就有一个最早的一批,也就是1966年,5月份6月份文化革命开始,这个时候下乡的这一批知识青年,我们把它叫做老三届,现在的人一讲老三届有些糊涂,就不知道老三届是指哪老三届,那么我在这里稍微给大家讲讲这个老三届,这个老三届就是指1966年的高中,三年级高中,二年级高中。一年级高中,还有初中三年级初中二年级初中一年级这样六个年级的学生,这个加起来就是全国的这个老三届就是指的这些人,所以现在很多人讲老三届其实没有搞清楚老三届是什么?那个老先天后面停课闹革命就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没有学校没有开,后来叫复课闹革命,我估计是过了两三年吧,大概69年前后很多学校就重新开学了,那么这个开学呢,这个小学先开中学也开,这样的叫复课闹革命,这样回去以后呢,又遭了若干的学生,那么这些学生呢,就算做知识青年,但是他们不算老三届,那么这个一直延续到1976年,这个组成的就是这么一段历史。,

我们到农村去的时候是最早是1968年,我想1968年。人数因为现在也有很多说法,但是呢,我估计当时的总数应该在2000万人到3000万人之间,就全国的,初中生和高中生啊,都都下乡了,那个所谓的到农村去其实有两个不同的概念,就有一部分人到农村去呢去的很远,那主要是北京的学生,成都的学生,上海的学生,像这几个大城市的学生呢,他们还有天津的学生等等他们,他们主要是去所谓的生产建设兵团,我们就是兵团,兵团是一种准军事的组织,主要是搞农业开垦,那么都建建立在这个边疆地区,很多学生是北京学生,很多去了北大荒,也就是现在黑龙江最靠北部的靠近这个苏联的边境的那个地方,所以他们有很多这个所谓兵团青年呢,其实就是在。一些呃,省油,特别是直辖市中大城市,北京,天津上海这样的城市呢,去了新疆,那去的很远,新疆呢,他接受这知识青年是比较早的啊,就是我们说1964年1965年当时已经提倡这个知识青年呃,到边疆去接受在教育等等这个提法,所以建设的这个新疆石河子的新疆建设兵团,那样这样的上海去的人很多。

我到现在我不是太清楚,为什么那个时候要建设这么多生产建设兵团,我想第1个当然跟国防有关,第2个跟生产有关建立准军事建筑,那么另外呢,就是解决城市里面这个就业的问题,我估计解决就业问题是为什么把这么多学生送到农村去的一个主要的原因,这这个是占了相当多的一个部分,而这些学生到了边疆。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在边疆一过就过了一辈子啊,还有一部分呢,就到云南的这个建设兵团,云南也有啊,我认识的一个作家叫中阿城叫阿城,他是在云南的兵团北京学生,啊,还有第4个地方就是海南岛,海南岛那是广州的学生是比较多,那么除此以外,其他的省市的这些老三届的学生基本上就是去。嗯,上山下乡插插队落户,但是这个整个的过程当时是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所以当时心里是有一种困惑,但要觉得没有前景,那么终于到了1971年左右,嗯,出现了林彪事件啊,从林彪事件以后那个是整个情况就有些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