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欧的设计,我有点近乎崇拜,在于我,这是很难的情况,因为我一辈子都在从事设计理论和设计史的研究和教学,全世界的设计发展我都比较了解,函括的面从建筑、城市规划到工业产品、平面、时装,几乎绝大部分与设计有个的范畴我都研究过,要我对某个地区或者国家的设计产生崇尚心理,除非特别优异,一般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北欧的设计就给我这样一种情绪上的冲动,虽然它是非常理性的,但是绝对不是缺乏人情味、缺乏个人魅力的,如果说要我推学习某种设计的走向,我大约会首推北欧。

我对丹麦设计一向是比较喜欢的,现代而有生机,简洁而不简陋。是世界现代设计中最精彩的一个部分。

有时候很难想象像丹麦这样小的一个国家,曾经在历史上对欧洲有如此巨大的影响。丹麦一度和瑞典一起控制欧洲很大的一部分,北欧海盗横行波罗的海,骚扰整个波罗的海和北海地区,控制整个波罗的海地区的贸易、商业,到20世纪上半叶,丹麦好像有点默默无闻了,但是,现在的丹麦,又以它绝对一流的设计在全世界著名,无论是工业产品还是手工艺品,无论是巨大的跨海大桥工程还是风力发电系统,从小小的一盏蜡烛灯台,到庞大的海轮,丹麦的设计都属于无与伦比的精明一级,漂亮得难以形容的城市,漂亮得有点过分了女孩,那么干净整洁的海港,那么巨大的远洋船队,森林湖泊,一切的一切,如果要找句话来形容这个国家,我想就是“童话”了。

相对于芬兰、瑞典、挪威来讲,丹麦的土地面积最小,资源也最缺乏。当然,丹麦拥有世界最大的岛屿格林兰,但是那里太冷了,除了地热之外,没有什么自然资源,因此也算不上丹麦的财富和资源。这个国家,散落在一群岛屿上,除了传统、文化、优质的国民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丹麦工业化开始的比较晚,直到1950年代前后,丹麦最重要的经济支柱还是农业和手工艺,工业无足轻重,正因为如此,丹麦很重视自然资源的适当应用,也很重视手工艺传统,他们关注外国在这些方面的长处,从美国清教徒的家具,到日本的手工艺品,丹麦人都小心翼翼的研究,并且从自己的传统中找寻可以沿用的元素,加入到现代工业产品中去。所谓后生可畏,丹麦在设计上就是这样一个“后生”。

丹麦在二十世纪后半叶涌现出好多重要的国际设计大师,都是从传统入手达到设计顶峰的,比如阿瑟尔.萨托( Axel Satto)从东方陶瓷中找到装饰的感觉,从而设计出极为独特的丹麦陶瓷来,汉斯.华格纳( Hans Wagner)和博格.莫根森( Borge Mogensen)设计的家具,其中也包含了丰富的民族手工艺传统的特点,细腻而舒适,都是丹麦设计的精品。

丹麦由于有了现代设计的强烈传统,因此可以说是新人辈出,从来没有过设计断层的情况。21世纪以来,我注意到丹麦又涌现了好几个极为优秀的设计师,其中一个是雅科布森(Hans Sandgren Jakobsen)。

汉斯.雅科布森1963年出生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学习橱柜制作工艺,就读于哥本哈根的丹麦设计学院。他曾在设计公司南纳.迪泽(Nanna Ditzel)公司做产品设计,1997年自己开设了设计事务所,专门从事产品设计,他的设计具有非常强烈的个人色彩,他说自己在构思新产品时,其实是用减号做加法。以自己喜欢的同类作品设计的原型,删除他认为多余的元素,加上自己独创的新的元素,变为己用。当他完全摆脱了原有设计的影子,新的作品就在这一减一加之中诞生了。他在讨论自己的设计方法的时候说:“很多时候,我是应家具制造商的需求而设计作品的。我跟制造商商谈项目的时候,发现他们通常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而我的工作就是根据在谈话中隐藏的想法和信息,构思出他们心目中的产品。我经常走访制造商,目的是了解‘公司的理念’及他们的生产设备,看看他们是否具备开发新产品的机器和技术。在脑海里构思和把构思付诸图纸上的创作阶段让我异常兴奋,同时又是艰难和不安的——有如处于虚空的状态。我会首先找出现有的同类产品,挑选出最喜欢的设计之后,开始构思自己的设计,吸收现有最好的元素加以改良,变为己用。当我完全摆脱了原有设计的影子时,设计就完成了。”

他说:“虽然我的设计看上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我知道自己的潜意识对创作有很大影响。形象首先在我脑海里形成,然后不断改变。这样的变化在创作过程中发生多次,然而这是成品出来后我才意识得到。”

取得了一系列的学术成就奖项,如丹麦政府捐赠的艺术基金和丹麦家具奖等。全球各地的展览会都展出过他的作品。

我们问他,对产品设计的美感有什么看法,因为如果仅仅满足功能,可能是会很刻板的。他回答说:“设计一件作品,创新、美观和实用是很重要的。创新,就是把新的元素引入到现有的设计当中,用已知的材料创造出新的东西。我相信“少则多”——我认为一件家具应该极致简约,只有这样的设计才能受到世人的青睐。Shakers 说“美观取决于实用”,我对此很认同。我不是在从事艺术创作,而是设计能够在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产品。我绝不会设计一张徒有漂亮外表却不舒适的椅子。” Radon他的作品很多,其实引起国际设计界好评的就是一个叫做“兰登”(Radon)的灯具,是当代室内设计很喜欢的一个纯粹现代,但是又充满美感和趣味的作品。这款灯可以自由移动,它的支架底部采用了橡胶垫子,安放的时候不会损坏地板,并且在拖拉的时候没有声音。灯的“颈部”可以自由调节,这个比较灵活的设计方法为整款灯注入了活力。它的开关在顶部,电线也顺着后面的支架延伸,保证了线条的简洁流畅。圆形和三角形这两种基本几何图形的运用是Radon系列灯的显著特色。

去年在洛杉矶一个设计师的工作室第一次看见雅科布森的这款“兰登”灯,实在很喜欢,真正打动我的丹麦设计的这种持之以恒的有机功能主义、人性化现代主义的精神,经过100多年的发展,依然那么强有力,那么精彩,对于老是想在设计上找时尚风格模仿、急功近利的抄袭、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启示吗?